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网易看客:活在“尘”世


福建惠安,被称为中国南方的“石雕之乡”,以生产神佛雕像闻名国内外。与此同时,生产性粉尘就像当地膨胀的石雕经济一样在无数工厂车间中大规模弥漫,工人缺乏专业的防护设备,长期在粉尘下劳作,引发尘肺等疾病。就在惠安工人为自我命运做抗争时,中国其他地区,还有大量工人活在粉尘飞扬的世界。摄影/原闽 编辑/刘书琪

(来源媒体:网易原创 摄影记者:原闽 责任编辑:刘书琪_NN5838)




石雕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粉尘,接触或吸入粉尘,会对皮肤、角膜、粘膜等产生刺激作用,并引发一系列病变。图为2016年3月30日,一名工人正在车间内使用机器进行石雕,粉尘飞扬。




生产性粉尘引起的职业病中以尘肺为最严重。据不完全统计尘肺病例约占职业病患病总人数的三分之二。近年来惠安已发生多起尘肺病,这些患病者都曾经在广东云浮做过沙岩石雕,病因皆是吸入过多的沙岩石灰尘。图为2016年3月30日,工人在弥漫尘灰的车间内工作。




图为2016年3月30日,崇武街头,一名工人对一尊巨型佛像进行修饰,过程中不断有粉尘飞落。




粉尘肆意飞扬在空荡的工厂里,震耳欲聋的机器嗡隆声侵蚀着在场者大脑的每一根神经。




惠安石雕已形成圆雕、浮雕、沉雕、影雕、线雕、碑石和镂空雕等七大类上万个品种。图为2016年3月30日,惠安崇武一石雕厂,一名工人带着口罩经过一巨型卧佛雕像。




除了种类齐全,雕刻材料的多样性也是惠安雕刻的特点之一。惠安石雕材料来自全国各地和世界上30多个国家。无论是大理石、花岗岩、玉石还是砂岩,工匠们都能点石成“金”。图为惠安崇武石城随处可见成堆的石材。




在这座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信仰”之县中,“信仰”背后的收入维持着这些群体的家庭生活。目前石雕行业以70后、80后为主要劳动力,部分90后也从事石雕这一行业。图为2016年3月30日,一名工人跪地雕刻。




崇武的能工巧匠们都拥有一双巧手,变魔术似的把那些坚硬、无情的石头雕刻得纤巧精细,赋予冰冷的石头以生命,但却在劳作中损耗了自己的生命。2016年3月30日,一名惠安女在对成型雕像做最后雕饰。




惠安艺人在石雕的基础上又发明了影雕,先把黑石磨光,运用黑白成像的原理,在磨光的黑石上雕出了摄影的逼真效果。影雕上色,便成了彩雕。图为惠安当地的彩雕作品。




2006年5月20日,惠安石雕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图为2016年3月30日,一名工人在车间内远远观看他亲手雕制的佛像。




这个被称为中国南方“石雕之乡”的县城,从高速公路惠安出口至崇武, 延绵三十几公里的路程,每隔50米就设置一座石雕,全程布满了数千件石雕作品,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图为2016年3月30日,惠安一石雕厂,几名工人走出车间小憩。高强度的劳作后他们随意地坐在了地上,倚靠着身后的石雕。




惠安崇武道路两旁的石雕工厂数不胜数,工厂前宽阔的地方都堆满了成品和半成品各种石雕产品,石雕产品包罗万象,姿态纷呈。穿梭在崇武会让你觉得仿佛置身于石头的王国之中,位于一个奇妙的造“神”之都。




不过,“信仰”的背后,当地的工人们并没有受到“佛祖”庇佑。图为惠安路旁的神佛雕像。




2016年3月31日,42岁的杨爱玉守着尘肺病丈夫刘再银一筹莫展。刘再银,惠安崇武镇溪底村村民,现年43岁,因长期从事石雕工作,被医院诊断为患上“尘肺病”,辗转好几家医院治疗,病况依然未见好转。现只有靠插氧气呼吸才能维持生命。




经专家诊断刘再银病情唯一能挽救生命的方法就是做“肺移植”手术。但高昂的医疗费让这个家庭选择依旧保守治疗。




图为2016年3月31日清晨,崇武古城寺庙内,一名惠安女正在佛像前给家人祈求平安。




患尘肺病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几年前的惠安工人的防护设备至今日并没有什么区别。图为2013年10月20日,福建惠安一石雕厂,一名工人查看溅入同伴眼中的灰尘,并想办法将灰尘弄出来。




图为2014年8月20日,福建惠安一石雕厂,一名惠安女用高压枪吹走石雕上的灰尘。




就在惠安工人为自己的命运做抗争时,中国其他地区的石雕厂、纺织厂、矿山、碎石厂中,还有大量工人活在尘土飞扬的世界。图为2012年10月25日,福建泉州一石材厂,工人切割石材,他的脚指头因长时间粉尘侵蚀,出现变质。




中国浙江苍南是闻名全国的再生棉回收和加工基地,年总产值达到近90亿元的规模。全国有95%以上的纺织工业布角料汇集到这里,经褪色、再生加工后变成五颜六色的新棉絮和规格不同的纱线团,再加工成宠物玩具、纱绳、洁具、工业用布等销往世界各地。再生棉回收、加工已成为苍南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也是该县20余万农民、居民的主要生活来源。图为2011年9月20日,浙江省苍南县,一名工人的眼睛被红棉尘遮住。




而苍南县的各再生棉加工点,多为“三无”企业,生产设施简陋,无防尘集尘环保措施。大部分作坊业主仅用编织袋或布袋子作简单收尘处理,有些则直接利用排风扇将棉尘粉末排出厂外。致使邻近的山坡、田野、河流、道路铺满了棉絮,特别是红色的棉絮,让人仿佛身处“血海”之中。2011年9月20日,在浙江省苍南县,一名工人身边的楼梯布满红棉尘。




在加工车间里,飞舞的棉尘钻入工人的口、鼻、眼、耳和附着在肌肤上,损害着他们的身体健康。图为2011年9月20日,在浙江省苍南县,工人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十分警惕。




由于空气中到处飘浮着肉眼可见的棉尘,不少当地居民出门时不得不戴上口罩。“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呼吸这样的空气,特别是每年夏天南风一刮,满天都是棉尘。”一边是当地的经济支柱,一边是逐步加剧的环境问题。经济和生态环境成了当地的两难抉择。图为2011年10月31日,在浙江省苍南县,一名工人透过布满棉尘的窗口向外张望。




2012年12月4日,矿山中的工人见到有人拍摄,随手抓起脚下一把石灰扔向镜头。




近年来,粉尘问题已得到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各地也在对粉尘企业进行关停并转。图为2012年12月6日,浙江省西部山区一石灰炼制处,驾驶员憋住一口气,打开车门想避开扑面而来的粉尘。



2016年1月10日,政府对浙江省西部山区81孔石灰立窑和142条生产线进行全面关停,相当于每年减排二氧化硫1.2万多吨、粉尘约1.3万吨。图为浙江西部山区粉尘笼罩下的矿山,像被裹上一层白雪。



但部分关停的石灰窑作为历史遗迹被保留下来,昔日的“石灰村”被融入三衢石林4A级景区。图为2012年10月12日,浙江西部山区粉尘笼罩下的矿山。



矿山造成的粉尘危害,甚至会导致农作物死亡,庄稼颗粒无收。图为2012年12月5日,安徽省南部山区一矿山边,农作物上布满了厚厚粉尘。



然而,一些地方还是有粉尘企业的存在,它们大多是当地财政收入的“主力军”。所以若关停,舍不得;想保护员工,缺乏资金;整治,又没有设备。图为2012年9月14日,新疆阿克苏一碎石厂,机器轰鸣,尘土飞扬,令人窒息。



图为2012年9月14日,新疆阿克苏一碎石厂,铲车过后,一名工人被粉尘包围,无法睁开双眼。漫天的粉尘,裹挟着部分工人在历史的长河中继续前行。2016年2月25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发布消息称,将在2016年3月至2017年底组织开展陶瓷生产、耐火材料制造两类企业粉尘危害专项治理工作,以控制、减少和消除相关危害,严防尘肺病发生,切实保护劳动者职业健康权益。但是这些工人依旧活在“尘”世。


编辑:陈宝珍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