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尘肺故事
在一无所有里被夺去希望



面前的周文兵瘦得皮包骨头。周文兵的妈自豪地说,以前她儿子长得很帅。蛾眉浓黑,双目炯炯,鼻梁挺拔,周文兵在和厍隆燕2007年登记的结婚证合影里,有一张俊朗的脸。


2007年31岁的周文兵娶了21岁的厍隆燕。周家在湖北口乡虎坪村后峡,厍家在胡家岩村,两家相距30几里路。厍隆燕生得文静漂亮,但双目因眼底病先天弱视,只有些隐约的视力。结婚前周文兵去厍家,总咳嗽个不停,但他没敢对未来亲家说自己有尘肺。"没得让她知道。”周文兵愧疚地一笑,“我岁数不小了,我爹有病,我又不能打工,好不容易给说了个媳妇,说我有尘肺那婚肯定结不成了。”


结婚时周文兵的尘肺病已经使他丧失劳动能力无法外出打工。对于湖北口和周边山区的农民家庭,家里的几亩地收的苞谷和麦子只够吃口粮和喂一两头猪,经济收入主要依靠到陕西潼关和河南灵宝这两地的金矿干活。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尘肺后,善良的厍隆燕对丈夫说,既然你得上这病,气不够用,想干活就干,想玩就玩吧。不干农活就是玩了。


可周文兵着急。父亲吃药,妻子视障,儿子又才出世。2011年4月身患尘肺的周文兵来到河南灵宝的金矿,打算进洞子赚钱。他在矿洞里给人“上砣子”,用铁簸箕把矿石装车。这项重体力劳动,加上洞子里粉尘浓重,周文兵铲不了几下就喘得必须停下休息一会。下工后,仅400米的矿洞,他喘息咳嗽着花了2、3个小时才走出来。矿老板给他结了当天的100元工钱,第二天他就回家了。他已经没有健康可以出卖,那天以后他再不敢出门打工。


周文兵如此严重的尘肺,是早年在石英砂厂打工染上的。1997年,20岁的周文兵和村里另外6名青年跟着同村的陈根生,来到陕西户县的新兴石英砂厂磨大白粉。虎坪村来的这8人里现在已有6个先后死于尘肺,他们是:陈根生、陈根发兄弟,占成良、占华山叔侄,程振强和王仁贵。现在幸存的周文兵和魏华两人已是晚期尘肺。他们当时一个月挣400块钱,发到手的都是五块十块的零钱,周文兵那时没见过50块以上的钱。每次领到厚厚一沓工资,他感到满足。当时在村里做小工,在地里从早到晚薅草每天只能挣两块钱。


磨石英砂的碎石机有两三层楼高,磨大白粉的机子有两三米高。周文兵回忆道,传送带把大石块输入到碎石机顶部,石块被打碎后让底下的电筛子区分出大小,工人在振动筛旁提着塑料编织袋装袋。大白粉机把小块的石子继续研磨,细粉被机器里的鼓风机从机器顶部吹出,工人把落下的细粉铲起装袋。几台机子一开动起来,整个厂子像下了雾,在振动筛和大白粉机旁边,装袋子的工人面对面都看不着人。虎坪来的八个年轻人负责操作这些机器。当时他们不懂粉尘伤人,也没有人发给防尘面具或口罩。最早一个去世的同乡死于第二年,即1998年开春,他叫占华山,时年19岁。最早到新兴打工并把另外7个人拉过来的陈根生死于2001年,时年30岁。


在新兴干了不到一年,周文兵觉得自己心里经常“咣咣颤”地发慌。得知占华山痛苦地憋死在家里的床上,他觉得石英砂厂不能待下去了,他和魏华决定离开新兴。此后,周文兵四处打工也没攒下钱,就到晋城下煤窑,魏华则进了灵宝的金矿。周文兵说,咱只有小学文化,又没啥技术,只能卖苦力。在煤窑只做了一个月,他心慌得厉害,喘不上气吃不下饭,去郧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结核。这场病治了大半年才好。在治结核期间,周文兵第一次被告知自己得了尘肺,他并没感到意外。


这些年来周文兵一直在家休养,厍隆燕眼睛看不见,只能做洗碗洗衣的家务,家里的唯一的劳动力是周文兵的妈妈厍发连。2013年厍连发在干活时滑倒摔断了左手腕,在县医院几次接骨都没成功,过了一年还端不起碗,等于残疾了。打猪草喂猪、下地干活,62岁老母亲的一只右手支撑起全家。厍隆燕对自己眼睛看不见不能帮着家里干活,又自责,又委屈,自己无力解决,整天郁郁寡欢。


2013年11月,厍隆燕发现胸部长了一个疙瘩,在郧西人民医院检查疑似乳腺癌,手术切除后病理化验确认是恶性肿瘤。第二次手术切除乳腺,在腋下淋巴结发现四处转移。术后的数次化疗让厍隆燕极为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更在心里。“我就觉得自己命太不好了,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有时候不想活在世界上。”厍隆燕说。大夫对她说心情郁闷爱着急是乳腺癌的一大肇因。医疗费用通过新农合可以报销掉百分之六七十,但两次手术自费的部分加就诊期间城市里吃住的花销也高达四万多。周文兵把所有亲戚借了个遍。手术过后每隔一个月要交三、四千元做化疗,经济压力让周文兵承受不了。从妻子得病开始,他每天只能睡着两三个小时,因为心里着急,腊月天把分头剃成了光头。“家里啥也没得了,可病治到一半不治又不行,她还那么年轻。”在周文兵没辙的时候,大爱清尘的志愿者、同乡病友冯万印和一些热心人在微博上帮他家发帖求助,募集了一两次化疗的费用。医生说再有两次化疗一次放疗,病情就控制住了,但周文兵家能换钱的只有四头猪、七八只鸡了。


周文兵没有想过要去维权,因为没劳务合同。魏华在新兴厂干过7年因而与老板熟识,2013年春节他曾经向老板索要医药费钱,但老板对他说事情过去多年又没有签过合同,没有钱给他。


尘肺给勤劳的人回馈贫病,在一无所有里夺去希望。据湖北口乡政府2012年统计,该乡三个镇仅在家未外出打工的尘肺患者就达到500多人,他们背后有四五百个家庭。在2014年7月大爱清尘组织的对湖北口一个乡的尘肺病筛查体检中,一天就确认200多名尘肺,而秦岭大山里还散落着很多很多像湖北口虎坪这样的山村。

 


编辑:刘冬丽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