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尘肺故事
咳嗽着活下来似乎更不幸? ——尘肺兄弟樊隆明的故事

     


    “要是身体好起来,你还去灵宝吗?我问。


那我肯定还要去。”“离开灵宝就挣不着钱。我们这路人没有别的出路。” 樊隆明说,别的工作周期长,在建筑工地干活,要等一两年才给结钱。


灵宝金矿来钱快,干一月结一月,几乎所有湖北口及周边乡村的尘肺患者外出打工都依赖灵宝。像我们这里的人要经常回家照顾家里的农活,农忙时在家转两个月,农闲了去灵宝转几个月。和本地其他农民工一样,樊隆明如此往复度过17年候鸟一样的打工生活。


正是因为这种来去自由的务工需求,樊隆明只能选择那些毫无安全防护、层层转包、频繁易手的私人小矿,17年来游移在灵宝山上几百个蚁穴似的矿洞中,从未签过劳务合同。他没有想过要找矿主维权索赔,因为他已经数不清在多少矿上打过工,而矿老板不知换了几茬。


2009年樊隆明尘肺病发,2010年病情恶化彻底离开金矿,体力越来越弱的他回家休养。11年在医院治病耗尽了积蓄,樊隆明甚至拿不出一学期960元的生活费,于是他14岁的女儿离开了只上了三个星期的初一教室,辍学回家。樊隆明的妻子一边照顾羸弱的丈夫和两个女儿,一边耕种家里的三亩地。发病以来这个家一直没有经济来源。



人家在灵宝赚着钱了。我光赚来一身病。他一脸遗憾,我只怪自己运气不好。


1993年樊隆明到河南灵宝豫林的金矿打钻,一个月拿1500,那是当时很高的工资。那时候不懂得粉尘的危害,再一个为图方便,都是打干钻。打湿钻要接水管、找水源,还要多上一个工人辅助,因此在2008年到2009年尘肺病在全国井喷式爆发以前,私人小矿里很少打水钻。2009年媒体一窝蜂报道张海超开胸验肺话题以后,有的矿工开始意识到尘肺的危害,矿洞里粉尘污染开始得到一定改善,樊隆明也自己掏钱买了纱布口罩,开始戴口罩干活,但那时候他已经出现明显症状,开始发病了。媒体对尘肺的关注也几乎止于同年。



除了粉尘污染,金矿也常常发生矿难。樊隆明说,灵宝山上的矿洞口一个挨一个,洞子里面相贯通,这也是矿洞通风所依靠的主要条件。这些矿洞沿着矿脉的走向延伸到山体的某个深度,当矿洞相交时经常会发生两件事:抢矿渣和塌方。不同矿洞的矿主各自组织工人和保安争夺交接地带的所有权,这种冲突常常会流血,塌方也造成过不少死伤。但矿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飞地,金矿武警和私人老板的护矿队将法律和舆论监督隔离在外,把灵宝山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


患了尘肺的矿工某种程度上仍然是幸运的,至少他们没有在更早的时候死于矿难;但他们喘息咳嗽着活下来似乎又是更不幸的,因为在那种痛苦里的是漫长的绝望。

 

  

 


编辑:刘冬丽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