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尘肺故事
陕西尘肺兄弟王明升的内心独白

“把所有有用器官‘无偿’捐给社会”

          ——陕西尘肺兄弟王明升的内心独白


“因尘肺病使我双肺大面积钙化,每次艰难挣扎着呼吸使心脏受损,心率失常,最近胸部疼痛厉害,心跳加速,时有心慌掉气,时刻都活的非常的痛苦。为了回报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我生命中的资助和温暖!我决定在临终之前要把所有有用的器官都“无偿”捐献给社会需要的人,特此恳请社会爱心人士帮我完成心愿!”

 

编者按:109日,陕西尘肺兄弟王明升在微博上发出了如上一段话,希望自己临终之前把有用器官无偿捐献给社会。对于尘肺患者,也许外人看到的更多是身体上的苦楚,但走进他们的矛盾内心,更叫人唏嘘感叹。下文是王明升给我们发来的一封长长的内心独白,看完让人越发五味杂陈……

 

【王明升独白】

     

我叫王明升,是陕南山区的一名危重尘肺病人。自小家住地理位置偏远,出行非常不便利,家里有没有其他经济收入,因种种困难情况我14岁就辍学。心怀一颗改变家庭穷困局面的梦想,我随着乡亲们一起上了矿山,在1997年至2001年间,断断续续在陕西潼关县金矿山上的矿洞里不定点的到处做零时矿工。工作环境非常恶劣,没有任何防尘防护措施,所有矿工没有戴口罩,在施工时都是与灰尘零距离,一来二去就酿造了庞大的尘肺病群体的“悲剧”。

我于200412月份感觉身体不舒服,持续感冒,咳嗽,偶尔发烧,起身无力,胸部闷涨,时有疼痛,持续吃药打针都没有效果,然后去了医院做了CT,检查结果是尘肺病,听到这样的检查结果我当时就懵了。

那时候我的儿子刚刚半岁,因为当时要是别人知道我患有尘肺病,大家都会离我远了,怕家散了,怕老婆走了,怕给父母他们心里造成压力等等一切后果之忧,为此我一直都没敢告诉家人。

一直扛着尘肺病魔的痛苦到067月份,我突然患有气胸,当时气胸非常严重,就去了西安市结核病医院做了气胸引流,才缓解了气胸的痛苦!但是气胸痛苦排除了,我的尘肺病却被家人及身边的人都传遍了。当时尘肺病让大家知道,给我思想的压力是非常大,因为我没有健康的身体出去打工挣钱,无法给予家庭经济的开支。那时候儿子刚刚3岁。万般无奈之下,07年初,老婆就把儿子放在家里让我照看,她出门打工,在她刚出去的半年里,时常还给家里打电话,半年以后联系就慢慢少了,到07年的冬天就彻底不联系了。老婆走后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雪上加霜”,那时我们村里陆续有尘肺病人在去世,他们从检查出尘肺病到死亡,一般都是1-4年不等,我当时非常害怕,想到我也将是离开世界的人,想到我年仅4岁的儿子,还有父母,心里是非常沉重。

 

“我一路艰辛努力地活着”

 

虽然现实已经这样,但我还得继续坚强,在亲邻好友的关心和帮助下,我一路艰辛努力地活着,在09年秋季持续连阴雨季中,上天又给了我一次致命的打击,无情的泥石流把我唯一的4间住房所有器具冲毁得无影无踪,当时的这一幕让我对生活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政府当时给予了临时安置,那时候我已经失去劳动能力,根本就没有体力、没有钱再修房子,我带着儿子在镇里租住房子,顺便带着儿子上学相依为命。

天生我就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虽然身体和一切遭遇都让人无法接受,但是我一直都处于“无所谓”的心态在过,也许就是大家说我是个没肝没肺的人。当时我失去了健康失去了唯一的“家”,虽然心里是非常的痛苦和绝望,看着身边可爱的儿子,我告诉自己必须坚强。我从内心告诉自己,我虽失去健康和家,但我不能抛弃亲情,我要做一个有责任的父亲,虽然我给不了儿子太多的幸福,至少我一直在努力尽力而为!在我带着儿子在镇里租房上学那时,我的身体状况已经非常恶劣了,从一楼上到二楼我都要歇,每做好一顿饭时我都累得几乎连饭都吃不下,但是我一直都在坚持,每每听到儿子下午放学回来的进门的一句爸爸,叫得我越发坚强!

当年我们在镇里租房生活非常拮据,我和儿子每季度仅靠400元的低保来维持生活和上学费用,还有我平时的药费。让我记忆最为深刻的是,2011年的夏季,因当时低保金没有按季到账,我和儿子的生活一下子就陷入了绝境,佐借无门,亲戚该给的给了,该借的借了,朋友多次给予帮助,在这个时候我就无法再向大家张口。我和儿子一个月的总开支27.5元,每天用一根葱或是一点点菜给儿子煮碗面条或是做点其他儿子想吃的饭,而我每天给自己熬锅稀饭,就这样“斗命”。有时儿子要5毛钱买只铅笔都很为难,周末儿子看到别人的小孩在吃冰激凌,乖巧懂事的儿子看着我,嗦嗦自己的手指头对我说,“爸爸冰激凌小孩不能吃,吃了会拉肚子”,听了儿子给我说的这些话,我的心痛如刀搅,痛恨我自己没有健康的身体,痛恨自己连儿子5毛钱的奢望都很难实现。哎……回想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到今天?

 

“当拿起刀片割腕时,想起年幼儿子何去何从?我手又软了”

 

生命中还有一段我最难忘的痛苦时段,那是2011年的春季,那时候儿子才8岁。我病倒在镇里的医院,住了26天,那26天是非常漫长和痛苦的,住院期间没有人陪护,吃饭是儿子上学之前给买回来,偶尔有街道的好心朋友们给送送。记得有88夜我都是插着氧气跪在床上,有时候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最痛苦的时候我也想过自杀,想给自己解脱,当拿起刀片割腕的时候,想起年幼的儿子何去何从?我手又软了。想到每天早上儿子给我买回吃的再去上学,下午放学来到病房帮我打理一切,及一声声爸爸叫得让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是病情依然非常严重,医院再三发病危通知书,万般无奈我只好通知父母来医院。在我住院期间,我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他们身体都非常不好,我怕给他们带来心理压力和打击,加上刚好这个时间他们在家修房子,所以我就没通知他们。

 

但这个时候我不得不通知他们,他们来到医院,看到我当时的样子,非常悲痛。向医生了解后,我让爸爸好不情愿请来的木匠为我打造了棺材、准备后事。虽然当时我的身体已经那样了,但我心里依然抱有信心,能好起来的心态,我一直都没有放弃,没有害怕,一直都在努力的坚强,也许命不该绝。在父母及亲朋好友的关心和鼓励之中,我渡过了生死关头。出院后,父母就把我接回他们在村里租住的房子里,当时父母的房子和我的房子同时被泥石流冲毁。父母一边忙着修房子一边忙着照看我,在母亲的精心照顾下,我慢慢健康起来。这次住院期间的生活费,是儿子的班主任知道我的情况后,组织学生捐款来的,全体学生给我们捐了390多块救命钱。当时儿子的班主任给我送来这些救命钱,我是万分感动和激动,这对我的鼓励很大,让我感到人间的温暖和看到了希望!从这次出院回家后我也在不停努力,请求地方媒体来为我们尘肺病人做调研调查,总想让政府从政策渠道来给尘肺病人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实际困难,但现实离梦想总是太遥远!

 

“那个冬天我不再‘寒冷’”

 

一边坚强地活着一边怀着梦想而在奋斗!身在痛苦和无助的岁月里,我依然在坚持和尘肺病魔做斗争,虽然我每次的呼吸和每一步的行动都非常的艰难,但我从未把自己当病人看待,在身体勉强能行动的时候,我总是给自己找份快乐的心情,总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那天有人会来救我。功夫不服有心人,就在我迟迟漫长的等待中,就在2013913日等来了王克勤老师发起的民间公益组织大爱清尘,就是那次大爱清尘陕南之行,给我带来了往后一切的希望和改变!在体检义诊的当天下午,王克勤老师带着各界媒体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们入户探访调研尘肺病人,并给尘肺病人们送来了中秋的月饼和慰问金。回想起当天的那个情景犹如昨天……当天下午王克勤老师在入户探访调研尘肺病人时来到了我家,他详细地了解了我家的真实情况,我爸爸尘肺病,糖尿病,内风湿,高血压;我尘肺病三期危重;弟弟尘肺病,妈妈结肠癌,全家6口人就2个不到10岁的儿子是健康的,王老师一边采访记录着我家的情况,一边流着心酸的眼泪。王老师及随行专家了解到我身体的情况后,随即就给我捐赠了制氧机,然后王老师又安排媒体新闻记者对我又做了详细的采访,并安排大学生志愿者教我开通了新浪微博,指导我利用网络替自己和大家发出声音。后王克勤老师利用微博及上海财经和宁夏卫视为我做了《沉重的呼吸》和《深呼吸》,对我的情况的报道后,引起社会很多爱心人士对我的关注。

同时,我的微博也发挥了作用,一些爱心人士通过微博了解,给予我和儿子的关心和资助!从此我便看到了希望和享受到了人间的温暖!就在大爱清尘探访我之后的9月底,一位北京爱心姐姐通过王克勤老师的微博及媒体对我的报道后找到了我。在一个非常痛苦的金秋之夜,我跪在床上吸着氧气,每一次的呼吸肺部都是特别的疼痛,就在痛苦和绝望的夜晚中,突然接到一个姐姐打来的电话,问了我的身体情况后就给我汇来救命钱,让我及时去医院治疗,从此这位曾未谋面不知姓名的爱心姐姐就一直给予我帮助和鼓励!那个冬天我不再“寒冷”,之后总会收到一些不知姓名的爱心姐姐及兄弟们给我汇来的救命钱及为我和儿子邮寄的爱心包裹,时常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的关心和鼓励!每每收到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我心里总感慨万千,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重拾了生命的尊严!从此我就更加努力积极向上好好活着,也许这样我才能对得起那些爱心人士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暑期西安建设科技大学的志愿者们来柴坪镇探访尘肺病人合影


“我以爱及爱”

 

于是,我更加有信心好好地活着,每收到一分一文的爱心捐助,我都是特别特别感动和欣慰!是大爱清尘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了我新生,活在大家爱心温暖怀抱之中的我,也被您们的爱心所感染了,我以爱及爱。

我在受到大爱清尘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救助后,也做起了地方一线志愿者,我帮那些思想压力大、想不开的尘肺病友们开导,用我坚强乐观的真实心态感染他们,鼓励他们,时常还帮尘肺病友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每每看到我弱小的力量换取都是尘肺病友们的需求和喜悦。只要稍稍能动,我就出去给自己找一份开心快乐的事做,帮尘肺病友们申请救助治疗,申请制氧机,帮他们向外界发出声音,帮尘肺病上学的孩子们收集助学申请资料。这一年中我个人走访了很多尘肺病人的家庭,并还给予一些突发性的家庭捐赠了爱心善款;这一年里我去过多次学校,为特殊尘肺病人的子女捐赠过很多次生活费,为他们捐赠的钱大多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我和儿子捐赠的生活费。每每看到他们对生活中的需求和心里的安慰,我更是停不住脚步,可惜我没有更多力量帮到大家,至今我把爱心人士为我和儿子捐赠的救命钱全部都用于探访费用及捐赠给部分特殊尘肺病人的家庭了。时常有人说我“傻”,但是我总感觉我心安理得,虽然我微薄的力量给大家带不去更多的改变,但至少让他们感受到一点温暖和快乐,我也值了!

在我人生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是大爱清尘及诸位爱心人士把我救了回来,让我的生命得以延续,让我重拾了生活的信心,并看到了希望!为了更好的回报大家对我的救命之恩,让爱心的火炬继续传递,我做起了大爱清尘的志愿者,尽我所能,让爱延续!同时自己收获更多的就是开心和快乐!我曾经这样说过,“若有一息尚存,我都会鼓励难兄,若有一息尚在,我都会尽我所能……”

其实每次从外面回来,我都是累得精疲力尽,生活一切都是靠年老体弱多病的妈妈给我端饭倒茶,我能有今天,特别要感恩我的妈妈这么多年给予我的精心照顾。为了减轻父母及亲人们对我的担心,我每天都在努力给自己寻找开心快乐力所能及的事,来麻醉病魔的痛苦!我每天把自己都伪装得很健康,其实都是在强撑;用我乐观健康的心态感染着我的家人和身边的人,总想让他们都能轻松快乐的活着,总不想让他们为我多一份担心!我时常也在开导爸妈及身边的尘肺病友们,人都是活在当下,好死不如依赖活,宁愿笑着活,不愿哭着过。总希望他们每天都有一颗积极乐观向上的好心态,我自己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人生于我是痛苦的悲剧,但我之所以受放置于社会是庆幸的!在我有限的生命中处处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中华民族的大爱,在我的苦难中闪耀着光芒,鼓舞着我于病魔抗争十余年。若有一息尚在,我都会绽放笑容;若有一息尚存,我都会鼓励鼓励难兄。为了更好回报社会,回报各界爱心人士们对我的关心和资助,我要让爱心的火炬继续传递,我要让我的生命在人间继续发挥作用,我已决定在我生命的最后,将我所有有用的器官都无偿捐献给社会需要的人,以此表示我对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爱心人士们致以衷心的感谢!


到柴坪镇中心小学为尘肺病及特殊儿上学的孩子捐赠生活费

探访尘肺病友



 



编辑:武少青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