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尘肺故事
尘肺病人:一个人带着全家“脱轨”

 

 对周德平来说,炎炎夏日最难熬。

    天气热他会感觉胸口像被塞住——尘肺病,他痛恨它,但也摆脱不掉它。

    改革开放35年,特区劳动力输入庞大,推动城市和产业飞速崛起。自2009年湖南耒阳、张家界籍风钻民工维权开始,尘肺病的字眼逐渐为社会所关注,但与此同时,像周德平这样的尘肺病人依然生活艰难。

    公益组织“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介绍,目前,仍有不少尘肺病农民工因没有纳入工伤保险而得不到有效的医疗救治,且由于丧失劳动能力,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深圳现在富裕了,不应该忘记曾为特区做过贡献的尘肺病人。”本月初,深圳市人大代表郑学定等在视察尘肺病患者生活状况后,在深圳两会上至少三次提及尘肺病,在马兴瑞书记和许勤市长面前都呼吁关注这类困难群体,希望政府拨一笔钱建立社会事业扶助资金。

 

    在五金厂工作3年后病倒

   2010年,在深圳工作的女儿周花打工久了,日子渐渐热腾起来后,把年近50岁的周德平跟老伴王梅接来深圳一起住。

    那年8月,在女婿曹力的疏通下,周德平在新荣五金公司做喷涂打磨。没有技术、没有学历,只会方言不会普通话,周德平跟人沟通费劲,只能选择干蛮劲的活儿。

    在车间一楼,周德平每天工作7小时,加班3小时。面对2米高的机器设备,他仰着身子喷涂、抛光、打磨,只戴着一个口罩,没有其他防护,而且“口罩和手套有限制,一周一包,一包十个”。

    周德平每天一身疲惫,回到家,妻子就看到一张布满尘锈的黑脸,便劝他找一些清洁类的工作。

    他却不这么想:每月有2000多元的底薪加提成,幸运时能拿到5000多元,“再累也要坚持”。

    五金车间的工作环境恶劣。在工厂负责做饭清扫的王梅看到,“走路都能带起一层灰”。

    钣金来料加工厂中电镀、喷油、喷粉等化学处理过程产生大量铅类重金属,在这种行业,避免人体伤害,工厂的环境保护和工人的自我防护尤其重要。

    女婿曹力在五金厂工作时,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在防尘口罩外加上2个纱布口罩,还穿上防静电衣,用报纸做了一顶帽子扣在头部,即便这样,尘锈依然无孔不入,“衣服里面都是尘土,我每次都把他的衣服分开来洗。”周花说。

    电镀行业的工人就像流水的兵。周德平工作的车间有60多人,大家都还没来得及熟识就各奔东西,“年轻人大多都走了,厂里找不到打磨工,”一个人干两个人活的周德平有时一连工作31天,“工资也不按31天结算,劳动合同是每月工作26天,平日加班一个小时9块,周末加班每小时12块。”

    周德平越来越觉得吃不消,本打算干完三年半,2013年年底准备辞工回老家。但噩耗突如其来。

    9月20日上午,周德平感到胸口像有磐石积压,“提不上气来,口里的痰咽不下,什么也看不清,眼前一阵晕。”他勉强扶住车间的柱子才挺过来。

    周花带周德平去医院做检查,化疗半个月,医生说周德平肺部有问题,转到深圳职业病防治院。

2014年4月1日,周德平被正式诊断为“职业性尘肺病(其他尘肺)二期”。

 

    大量尘肺病人熬不住回老家了

    那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3点,周德平的肺部经过3次清洗,“洗出来的都是黑水,跟污水沟的垃圾水一样,又黑又脏。”

    看到洗肺后躺在床上的周德平,“跟死人差不了多少”,王梅扭过头,强忍眼泪,安慰着“没事,没事。”

    医院诊断证明书中建议周德平脱离粉尘工作,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他依法享受国家规定的职业病待遇。而厂方对工伤一直推脱。

   2014年正月过后,曹力四处奔波,找公明劳动站、楼村派出所请求工伤维权,曹力上两天班就要请假,为周德平的事进进出出工厂不下15回。

    社保局后来结案要求三方出面,厂方终于出面,要求与周德平终止劳动协议,并要求他放弃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权利,白纸黑字确认厂方已经足额支付周德平停工留薪期间的待遇,不存在任何拖欠,不需支付任何精神赔偿。周德平每月拿到1808元,但按照《工伤保险法》规定,停工留薪期间周德平的平均工资应该是3578元。

    周德平的病情让整个家庭“脱轨”,一家子东借西凑医药费,负债几万元,“现在两三个月房租都没交了,实在是没办法了。”王梅说。

    尘肺病让周德平平日困在家,天气稍热就头痛、呼吸困难。而让王梅更难以承受的,是丈夫情绪的无常。“整天想他是个病人,今天死也不知道,明天死也不知道。”

    同样的不幸,降临在四川务工人员刘顺堂头上。刘顺堂2000年来深圳务工,在龙岗一家有500多人的电焊厂工作,每月工资5000多元,2013年5月一天,他觉得胸口闷,检查得知是尘肺病。他告诉老板,老板说,尘肺病就像感冒,过一会就没事了。

    一天一天,刘顺堂的状况越来越糟糕,2014年,妻子一声不响去了外地。

    去年2月,父亲在老家病逝,刘顺堂因病不能回去守丧而悔恨不已。年底回到老家,亲戚朋友得知他患有尘肺病都“敬而远之”,路上有小朋友跟在旁边,远远地会被大人叫开,他们认为尘肺病是一种传染病。

像周德平这样的尘肺患者并非个例。

 

    “大爱清尘”是由著名记者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专项救助中国600万尘肺病农民,并致力于推动预防和最终消灭尘肺病的公益基金。

    自2011年6月15日大爱清尘成立以来,至2015年1月11日,累计救治尘肺病农民1298人。2013年,大爱清尘深圳工作站成立。现在已经联系并帮扶了38名情况严重的尘肺病患者,为他们提供了免费制氧机、法律援助,并为患者子女提供助学金,但依然有上百名患者缺乏呼吸机,大量深圳尘肺病人熬不住回老家了,大爱清尘深圳工作站负责人唐先生手里就有一份2000多人的名单。

    在深圳职业病防治院,刘顺堂看上去病情控制得不错。在院的尘肺病人有20多个,去年出院了63个。在深圳职业病中,尘肺病是数量最多的。基本是外来务工者,来自湖南、江西、广西、四川、云南这几个地方。一二三期患者都有,三期最严重,但相对少些。

据多名患者介绍,患了尘肺病后,人的记忆力越来越差,有病友去超市买东西,临走前被保安叫住,他记不得自己没给钱。出门也常坐错公交车。此外,尘肺病患者呼吸不畅,在公交或地铁上咳嗽,会引来异样的眼光盯着自己。

 

    “不要让他们默默地等死”

    今年5月,人大代表郑学定等来到周德平家,然后在两会上呼吁,政府应关注尘肺病人,拨一笔钱建立社会事业扶助资金

    今年5月,人大代表郑学定等来到周德平等三名尘肺病患者家,后在深圳两会上呼吁,政府应关注“被扔在社会角落的”尘肺病人,在政府预算宽裕的前提下,拨一笔钱建立社会事业扶助资金,“真没想到,我们这个光鲜城市的角落还有这么一群人”。

    据了解,目前对尘肺病没有治愈办法,只能医疗控制延缓病情,过程漫长。目前在国内认为治疗尘肺比较有效的药每月要一千六七百元。盥洗肺部费用另算,一般1年1次,1次1万多元。

    深圳市卫计委公共卫生监督管理处相关人士介绍,根据从2006年建立的职业病诊断报告系统记录,深圳尘肺病患者有226例,其中2012年到2014年分别是24例、17例和20例。

    据记者了解,在深圳,不少尘肺病人曾经在外地厂矿做过事,潜伏多年后病发,找不到用工单位。这种基本上是外来农民工,没有深圳户口。

    如果尘肺病患者的工厂买了保险,由社保部门认定为工伤后,由社保支付治疗费用。但是,大部分涉尘企业属于小企业,没有为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致使农民工得尘肺病后不能通过工伤保险基金得到医疗救助,而尘肺病也不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障范围内,这些尘肺病人自己生活费都无着落,更无法负担高昂的医疗费。大部分尘肺患者处于病无所医的等死状态。

    新修订的《职业病防治法》规定,雇主没有依法参加工伤保险时,应当为职业病患者承担医疗和生活保障,但现实中大部分雇主选择不承担责任,由于劳动监察部门监察缺位和雇主违法成本极低,致使大部分尘肺农民工无法享受相应的职业病待遇。

    根据深圳市卫生监督局的相关数据显示,深圳目前职业病危害职工总人数有281.23万人,尘肺病与噪声聋、职业中毒是深圳去年发病率前三的职业病。尘肺病的死亡率在20%以上。

    住院后,尘肺病病人所在用人单位工伤保险只按深圳最低标准发放,住院期间有伙食补助。目前有些康复项目和药物仍没有纳入工伤保险。

    据深圳市职业病防治院统计,尘肺病人年龄一般偏大一些,在四五十岁,或多或少有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如果有其他病,社保局是不给报销的。找厂家,好说话的会出一部分钱,要病人出钱困难,只能医院自己背。

    近几年深圳加强个人防护和工厂环境检测,但一些患者依然难以享受到政府福利。

    郑学定、胡桂梁等人大代表提交的一份议案建议,深圳政府应对找不到责任主体的尘肺患者提供医疗和生活救助,将尘肺病纳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障统筹范围;落实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制度;建立深圳尘肺病救助和补偿基金,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完善劳动用工制度,强制缴纳工伤保险;加大监管力度,对严重违法用人单位予以严惩;建立责任追究机制,强化政府部门监管职责。

“夏天再难过,我也想多过几个。”望着窗外阳光,周德平鼻孔挂着气管无力地说。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李荣华

          实习生 杨慧茹


编辑:武少青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