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尘肺故事
笑对人生——尘肺病人高德新

文/赵婧


“又见面了。”知道我们要来,高德新老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大老远就冲着我们笑着打招呼。

他的老父亲也在门口,一见面,就忙着给我们递烟,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抽烟。

“到这边坐吧,这边干净一点。”他的妻子忙着招呼我们。

在清塘铺的尘肺病人中,高德新算是比较年轻,程度又比较严重的,39岁,尘肺病三期,还患有肺大泡这类的并发症。按高德新的说法“在外面的时候,一个月搞2次药,花个一、二百块。”高德新和妻子在东莞打工,他做保安,妻子在电子厂做工人,夫妻俩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两年没回家啦,这次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请了半个月的假,刚好碰上你们了。”说这些话的时候,高德新总是笑,句尾还要加上几声他爽朗的笑声。

高德新一家人在房子门口的合影

“我看你好像特别爱笑啊,怎么这么乐观积极?我问他。”

“乐观也要过,不乐观也要过,为什么不过好每一天。而且老婆也在这,不能让她太担心,不然她做事也没心情,家里还要指着她呢。”高德新的这些话,说的很朴实,也很在理。

高德新一家六口人,父亲88岁,身体还算硬朗,可是去年的时候,从家门口的土坡跌到田里,摔伤了脚,去长沙花了不少钱治,可是还是没有治好。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用自己配的药酒擦,“不然会疼的,抽筋。”老父亲表示,“自理还是可以的。”高德新一家人,都非常的实在。

高德新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已经7、8年了吧。”高德新带我去屋里看的时候,他的母亲正在用右手拿着碗,直接举着吃。“刚开始的时候,吃饭、上厕所还知道,就是不认人。现在不行啦,人都不认识了,拉、尿全在身上,吃饭不会用筷子。”

高德新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去了外婆家,只有小女儿在家。这个小学六年级的女孩,长得非常的漂亮,大大的眼睛,清秀的五官,一笑还有个大酒窝。我提出要帮她拍照,她大方地冲镜头笑,很自然,也很美丽。

高德新漂亮的小女儿

大女儿学习很好,在梅城的安化一中读书,开学了上高二,据说高一的时候考了前十名。看了大女儿的照片,也是个漂亮的姑娘。

高德新家的房子还是老房子,土砖外墙,屋顶钉了一层编织布片,窗户用图钉钉的纱窗已经脱落了一块。我问高德新:“住这样的房子,冬天冷不冷啊?”高德新又笑了:“还可以吧,我们这个老房子,还好,冬天不怎么冷,夏天挺凉快的,老房子冬暖夏凉。”

说话的功夫,高德新的妻子洗了葡萄,拿给我们。

     “你也是这两年刚回家吗?”我问他的妻子。“我每年都回来一次,大概半个月吧,我要看看我的小孩。”

高德新的妻子介绍,因为公婆年纪都大了,婆婆又有老年痴呆,所以平时两个孩子都在外婆家,外婆家在离清塘铺不远的高明乡。“外婆家条件怎么样啊?”

“也不太好,他们一家子六口人,只有小舅子两口在外面赚钱,老人也都六、七十岁了,也有两个小孩在上学。”说这些话的时候,高德新还是一直在笑。

他的妻子又一次把葡萄端了过来,“多拿几个啊。”门口这个时候,又来了两个骑车的小孩,高的妻子又去把葡萄递给他们,“来,吃一点。”小孩子拿完葡萄骑车下坡了,高的妻子转过身和我说:“我妈妈带了4个小孩,我理解不了那些不孝敬老人的和婆媳关系不好的,等自己老了的时候……唉,我妈妈付出的太多,回报(给妈妈)的太少。”

“那平时你们都不在家,我看你家门口的地还种了不少东西,谁打理啊?”我看着高家门口茂盛的庄家,颇有些好奇。

“那块地送给别人种咯。”高德新又是笑,看着我一副震惊质疑的眼神继续说:“反正也是种不了,不想让地荒着,就让别人来种咯。有时候他们收成了,还会送我们家点米啊、菜的,哈哈哈,不是也挺好的吗。”“那我看你家还养了几只鸡,平时是您爸爸喂吗?”我又想起刚才在他家鸡圈里的几只鸡。“那个是邻居借我家的房子养的。邻居家的女儿要生小孩了,所以就借我家的房子养这些鸡。其实我家原来也是养过鸡和猪的,现在都不养了,也没人来打理。我父亲老得看着我母亲啊,不然她就走丢了。有一次下雨的时候,我妈妈就走丢了,第二天才找到。前几天她出去了,在边上的地里躺着,被挡住了,我们一家人找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现在我爸爸腿脚又不太好,有时候他自己想出门的时候,就只能给她(指高德新的妈妈)锁在家咯,哈哈哈。”

高德新88岁的父亲,拖着自己有些跛的腿,钻进了旁边的地里,不多时,居然打了一小筐枣回来。这位爷爷站在我面前,从兜里掏出几个枣,塞在我手里,“感谢你们到家里来看看情况啊!”说话的时候,爷爷的眼圈红了。“88了,还要照顾老婆,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高德新在一旁依然是一副乐观的样子,“毕竟两个人还能做个伴儿。”

高德新患老年痴呆的母亲

“每个月我们都会叫我的大女儿回来看看,我们给她的生活费,有时候她也会省下来给爷爷。”高德新说。

他的妻子在屋里喊高德新,示意他端葡萄给我,接着他的妻子又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的是洗好的枣,“这些都是没有打过农药的,你们城里人可能吃不到。”

高德新的父亲,则拿了几个枣去喂高德新患了痴呆症的母亲,“吃呀,是吃的,枣!”他的母亲张开嘴,父亲把枣填到母亲嘴里。“你爸爸真是什么事都想着你母亲啊?”我问高德新。“是啊,毕竟是个伴儿嘛。”

“我看你们夫妻感情也很好,什么时候结的婚啊?”我问高的妻子。她笑了,“感情确实不错咯。我们98年结的婚,是自由恋爱,谈了4年。”

“那个时候他(指高德新)开始挖煤了吗?”

“那个时候他还没开始挖煤打钻咯。”

“那之前他在做什么?”

“干坏事啊。”高的妻子和高德新对视,俩人同时哈哈笑了。“他之前买了辆三轮车拉客。”

“因为赔了1万多,所以不干了。”高德新补充道。

“为什么想到去挖煤啊?”

“在这个地方之一挖煤打钻的活儿啊。”

“那个时候不知道挖煤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吗?”

“那个时候年前有力气,什么都不怕。”

后来我了解到,高德新这次回家,从8月19号开始住院,住到现在了(8月24日),这次听说我们要来他家看看,所以请了半天假回来。“今天还没打完针,一会还要去打针。要打6瓶,需要10个小时呢。”

我们走之前,高德新的妻子还问我说葡萄要不要带走。高的父亲和我握手,只说了一句话:“今天没泡茶,很抱歉。”


编辑:admin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