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参与 -> 志愿者故事
010-8248 1576
储萌:度人不仅悦己更是度己


    傍晚时分,在医院实习的储萌下班了。尽管在云南已经待了4年,但储萌最终还是要离开这里,她有不舍,有对未来的憧憬。当然,更多的是放不下自己帮忙救助过的44名尘肺病患者。自去年“大爱清尘”开始在云南各地展开关爱尘肺病农民工的工作,通过储萌和其他志愿者的共同努力,44名尘肺病患者享受到了“大爱清尘”农民工专项救助金,得以救治。


  对话

毕业后仍将留在“大爱清尘”

 

  都市时报:作为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你同时兼顾“大爱清尘”云南区的工作,能协调好两者的关系吗?

  储萌:这也是我比较烦恼的事,由于“大爱清尘”云南地区这边的工作都是我在负责,所以经常会写各种活动策划,熬通宵是常有的事儿。我曾经最多3天没睡过觉,经常到外地出差,如果赶上回来有考试,就得在车上、飞机上背书,但还是在尽量协调学习和工作的关系。

  

  都市时报:“大爱清尘”云南区志愿者团队的组成是以大学生为主吗?

  储萌:我们团队里的志愿者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大学生有热情和激情,但遇到事儿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没有处理问题的能力。我刚开始也挺迷茫,我们接触到的都是尘肺病人,有时候还没来得及帮病人安排入院,病人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很多志愿者会因此产生愧疚,继而给自己很大的心理压力,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陷入一个死胡同走不出来,过不了多久也就退出“大爱清尘”了。

  

  都市时报: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儿会怎么处理?

  储萌:我是那种特别想得开的人,遇到类似的问题都会用比较恰当的方式开导自己。

  

  都市时报:马上就要毕业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储萌:“大爱清尘”给了我一个平台,让我感到自己的存在能够给别人幸福,给了我机会过我想要的生活。我做这些事情,就是为了找到答案,助人悦己更是助人度己,所以毕业后应该会继续留在“大爱清尘”。在“大爱清尘”继续发挥自己的热量,就是我毕业后的打算。

 

大学生活不够折腾想找点事做

 

  174厘米的高个儿,有一双爱笑的眼睛,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如果只是简单的接触,没人会想到这个女孩儿还是个在读医学专业的大学生。储萌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关爱尘肺病农民工公益组织“大爱清尘”云南地区志愿者小组的负责人。

  与“大爱清尘”结缘,是源于为了给大学生活的乏味枯燥找一个出口。2013年的一天,储萌在微博上看到知名媒体人王克勤发征集“大爱清尘”志愿者的“召集令”。“当时也不太清楚什么是尘肺病,就是想加入一个公益组织,做点事儿。”就这样,储萌投了简历成为了几千名志愿者中的一员。

  在储萌加入“大爱清尘”之前,“大爱清尘”还未在云南地区开展过救助活动,一方面是志愿者人数不多,另一方面是志愿者大多数是在校大学生,要真正完成一项程序颇多的救助,对大学生来说并不容易。所以,尽管储萌加入了该公益组织,但最开始的时间只是被安排做一些后勤统筹的琐事。

  作为一个自称“女神经病”的青年,加入“大爱清尘”之前,储萌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不够折腾。“从大一开始就参加了学校各种活动,但还是感觉没太大意思。”储萌浑身都是劲儿,一直到大三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使劲儿。去年,储萌进入“大爱清尘”第二年,这个妹子开始使劲儿了。

“去年开始,我们接到云南这边一些尘肺病患者打到总部的求助电话,人数不少,所以我就有活儿干了。”于是,在储萌的牵头和努力下,云南地区“大爱清尘”的志愿者团队发展了起来,她作为负责人,开始实地走访和帮助尘肺病人。

 

救助是在跟死亡赛跑

 

  去年,储萌开始带着志愿者寻找和走访云南地区的尘肺病患者家庭。他们去的第一个地方是昭通市大关县的玉碗镇。在一个村子里,储萌见到了很多尘肺病人。“基本上尘肺病会集中在一个地方爆发,有时候是一个家庭的父子兄弟,有时候是一个矿上全部的井下工人,或者是一个村大部分青壮年。”储萌发现,很多尘肺病农民工年轻时用健康换取金钱,等患上尘肺病,又以金钱换取健康,因贫致病、因病致贫,最后不幸死去,这成了他们难以跳出的恶性循环怪圈。

  恶性循环的怪圈让储萌和志愿者们唏嘘不已,很多时候他们听到患者感慨:“早知道会得尘肺病、会要命,当初就不应该做这个工作。”可是又自顾自叹息,“家里没钱,也没啥本事,不当矿工还能干什么呢?”

  接触的尘肺病人多了,储萌和小伙伴们都感觉是在跟死亡赛跑。“可能今天他还能勉强用呼吸机呼吸,但如果没能及时送到医院治疗,也许明天人就不在了。”最让储萌感触的是,接触过的一些尘肺病患者,几乎都是家徒四壁,家中最值钱的就是一口为自己准备后事的棺材。“这样的场景见多了,真的很心酸。你想,都是一样的生命,为什么这些人活得怎么卑微。”储萌说。

  储萌记得自己救助的第一个尘肺病人叫廖银奎,第一次接听廖银奎电话的情景仍旧记忆深刻:“他在那边大口喘着粗气,就像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样,正常人的肺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电话的那一头,简单的呼吸成了一种奢侈。”

储萌在参加电视台的节目时讲到廖银奎的故事,她用很形象的比喻让观众认识到什么是尘肺病。“我一开始放了一段音频,是廖银奎的呼吸声,让大家猜是什么声音,结果都没有人能猜到,然后我告诉他们这是尘肺病三期病人的呼吸声,他的肺都全部纤维化了。什么叫纤维化呢?就是用手触碰额头的那种硬度,而正常人的肺其实跟嘴唇一样柔软。”为了找到这个贴切的比喻,储萌请教了学校的医学专业老师,就是希望能让大家更直观地了解尘肺病。

 

收获的远远大于付出

 

  作为民间公益组织,“大爱清尘”的资金有限,只能按照“救急、救困、救重”的原则分批筛选,尽可能多地帮助那些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尘肺病人,而每个病人也只有固定的1万元救助金。毕竟,全国有600多万的尘肺病农民工,光靠一个公益组织是无法全部让他们得到救治的。

  储萌第一次去廖银奎的家时,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仅仅是用土和砖围堆起来的一个空间,上面是茅草盖的屋顶,一下雨家里就全淋湿了,唯一的电器是一个电磁炉,他的老婆每天就用那个电磁炉煮土豆给一家人吃。”储萌觉得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廖银奎的家一点也不过分。

  就是在这样的家里,廖银奎一家为了感谢储萌和志愿者们的到来,特意拿出了鸡蛋煮给大家吃。“你知道吗,他们平时都吃土豆,鸡蛋绝对是奢侈品了,但他们却拿出来招待我们。”储萌还想起了一件事,今年春节,回江苏老家过年的储萌接到了廖银奎的电话。“我以为他又需要帮助了,因为之前救助的1万元已经都给他用了,所以我第一反应肯定是他需要帮助了。”但没想到,廖银奎只是打电话来跟储萌拜年,感谢她的帮助。“我没想到他仅仅是为了给我拜年,就打了这么个长途电话,救助了这么多尘肺病人,我从来没想过要有什么回报,但廖大哥真的把我感动得不行。”储萌说。

  收假后回到昆明,储萌参加了云南卫视的一档真人秀节目,节目组可以为得分高的参与者实现一个心愿,储萌的心愿是为尘肺病患者廖银奎捐款2000元补贴家里的开销。在偌大的演播室里,储萌讲述了悲情尘肺病患者廖银奎的家庭故事,最终拿到了该节目开播以来第一个100分,为廖银奎赢得了2000元补助。

“度人不仅悦己,更是度己,我觉得我在这些尘肺病农民工兄弟那里得到了更多东西,收获的远远大于我的付出。”储萌说。

 

  人物名片

  储萌

  关爱尘肺病农民工公益组织“大爱清尘”志愿者,云南志愿者小组负责人。组织2014年4月“大爱清尘”云南第一场校园宣讲会(走进西南林业大学);策划组织2014年6月15日“大爱清尘”云南筹备区举办“世界呼吸日,大爱中国行”昆明公益骑行活动,参与人数近200人。

 


编辑:武少青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