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参与 -> 志愿者故事
010-8248 1576
菜花香时有芬芳

3月12日,是植树节。黄冈的天气也渐渐回春了,前几天强势逼人的倒春寒,现在也没了丝毫的踪影,目之所及,到处花红柳绿,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早上六点四十,我和志愿者吴旻昊一起搭车去了客运站,买了去蕲春的汽车票,早上七点,汽车准时出发,我一路假寐,颠簸之际却被窗外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吸引了。它们在春光中,摇曳生姿,就像淳朴的乡亲,欢迎着游子的归来。




八点多,我们抵达了蕲春,吴同学忙着找打印店复印资料,而我找了个街边的早餐店买了早餐,两人汇合后,便匆忙赶往了青石镇,据说,吴叔叔住在了青石镇的卫生院里。


九点多,我们到达了青石镇的卫生院门口,联系吴叔叔时,他说自己并未住在青石镇卫生院,而是住在了桐梓卫生院,我们便又紧急赶往了桐梓。




十点多,我们终于在桐梓卫生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吴胜利和他的妻子杨保珍。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便被那只打点滴的手臂给怔住了。那是一只怎样的手臂啊,皮肤是油黄色的,从手背延伸而上,是一层层宛如鱼鳞般的粗纹。手上的五个指甲,都患上了灰指甲,一个个指甲显得十分厚大,不见指甲上的月牙,也不是正常的鲜红颜色,那是一种枯黄的指甲,没有生命的颜色,看看另一只手,也是如此。吴胜利说,自从自己病倒后,双手便患上了灰指甲。他说起这件事时,脸上一脸淡然,或许和自己那时常喘不上气的身体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吧。




见着我们的吴胜利,显得十分开心,用并不流利的普通话,艰难的与我们交流着。妻子杨保珍,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的她,话也不多。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站立着,目光平静的看着病床上的丈夫,像一尊雕塑。




今年47岁的吴胜利,前前后后在矿上工作了十几年,最后的四五年是在北京的一家矿上工作,随后因感觉身体不适才从矿上回到了家乡。“我一辈子都是在矿上工作,一直都在打钻。”在问到是否知道自己患上了职业病,吴胜利说自己是离开那里好几年才患上这病的,跟那矿没关系,在他的认知范围里,他还不知道自己患上尘肺病跟自己以前在矿上的工作环境相关。经过了解,吴胜利在矿上工作时,与厂家签订了劳动合同,但自己却拿不出劳动合同,他说合同在老板那里,自己这边没有。




或许他并不知道,劳动合同应该是一式两份的,老板有的,他也该有。


只是他的眼睛里,总是时不时流露出一种空洞的悲凉。




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对女儿的学习特别重视。大女儿吴京丹在柳河三中“尖子班”读书,小女儿吴京芳因患上糖尿病,需早晚挂点滴,不方便在学校诊治,便只念了小学六年级,再也没去上学。“是真的不能去上学还是家里负担不起?”我很直白的问,“诊治一直不太方便,家里离学校也很远,不方便照顾,而且,家里的经济也确实有困难同时供两个孩子上学。”吴胜利不好意思的回答了我。




完成助学登记问卷后,吴胜利主动说要跟我们一起回家看看。尽管吴旻昊说杨阿姨陪我们回去就好,那些粗重的喘息让我们十分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可是他还是僵持着。坐在村中邻居的车上,吴胜利显得很高兴,想着该是一直在医院住着,很久没有回家了。行驶到途中时,吴胜利极力要求妻子下车给我们买两瓶水,我们说不渴,不用麻烦阿姨,也不要浪费钱,他说“两个娃子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喝点水是应该的。”结果妻子买了了三瓶“红牛”,我们和司机各一瓶,他们夫妻没有,我默默的握着那瓶“红牛”,那罐有凹痕的运动型饮料,没有再说话,大概普通的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吧。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车子停在了一栋房子的面前。水泥铺的地面,看起来不是那么破败。门前坐着三个穿粉色衣服的女孩,见车上下来人了,便都站起来了。突然,一个女生把我们迎进了屋子,吴胜利说这是他的小女儿——吴京芳。今年16岁的吴京芳,看起来很乖巧,脸蛋红红的,见到我们,有些陌生而羞怯。谈话间,吴胜利将一大摞CT片拿了出来,这些是病例诊断证明,但是遗憾的是,并没有尘肺二字的出现,所有的病历上,都显示他有着尘肺病的并发症:胸腔积液、肺气肿等,小女儿也将自己的病历拿了出来,我们一一看过,并做好记录,希望能给他们的资助提供必要的帮助。




 我看着房子的构造,有些奇怪,进门的堂屋过了,就是一间卧房,而且房间里还铺着两张床。孩子们都这么大了,按说,不会跟父母同住。后来才了解到,这是吴胜利兄长的房子,自家的房子在几年前就坍塌了,现在借住在兄长家。


对家庭环境有了初步了解后,我们便准备离开,临走前,吴胜利带着我们去到了一处地基面,这是原来的老房子所在的地基。现在完全看不出以前这里曾有一栋老房子,除了一堆松土和大片挖掘机留下的齿痕,再无其他。据说,这是村里实行精准扶贫政策,将为他们建一处新房子,这是去年就开始动工了,到现在还是一堆土。


今年会给他们建好么?我们不得而知,只是希望政策早点落实到位,让他们早点住进新房子。




看着吴胜利佝偻的背影,再看看那些狰狞着的大石头和那些挖掘机留下的齿痕,内心突然觉得一阵悲凉,无关其他,只是希望他们有一个自己的家啊。


 因吴胜利缺少确切的尘肺证明,大女儿也没有在校证明,我们无法做更多的资料,便叮嘱他们一定要办好相关证明,这样才能尽快得到大爱清尘的相关救助。临走前,吴旻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待吴胜利的尘肺诊断和吴京丹的在校证明办好,下一步的救援也将继续进行。




 回来的路上,朋友圈里很多人在晒自己种下的“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想,今天,大爱清尘也该在吴胜利心中种下了一棵树吧,一棵带来生命希望的树,一棵将延续生命的常青树。




夕阳西下,汽车载着我们驶向了归程。春风徐来,油菜花在农田里继续绽放着,空气中幽幽飘荡着好闻的菜花香。




编辑:陈宝珍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