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志愿参与 -> 志愿者故事
010-8248 1576
把别人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


人物简介:


宋进宝,男,1972年出生于陕西旬阳红军乡。尘肺三期患者,2012年加入大爱清尘成为志愿者,2014年大爱清尘优秀志愿者荣誉称号获得者。

 

2013年3月的一天,他骑着摩托前往秦岭大山一尘肺病农民家收集孩子的助学资料,去的时候是阴天,不料回的时候,竟下起了雨。

 

秦岭腹地山大沟深,从山顶到山下高达千米以上,非常陡峭,山路泥泞,摩托车打滑的厉害。宋进宝只好推着车,从半山腰一路走下山来。

 

由于家里只有一部手机,妻子在家十分着急,无奈也只能干着急。

 

晚上10点多,宋进宝终于一身泥泞的回家了。一家人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孩子要上学,我得赶紧把资料收集好给总部,读书是很紧要的事儿。”

 

这是他众多探访救援工作中普通的一天。

 

他是一个尘肺病三期的农民,也是大爱清尘的探访志愿者。

 

他是宋进宝,43岁,陕西省旬阳县红军镇中湾村一组农民。

 

打电话采访他的时候,他正在山下靠摩托车拉人赚些钱补贴家用。电话打了几次才接通,因为山里信号不好。

 

宋进宝今年43岁,家住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红军镇。父母已年过古稀,母亲还身有残疾。家中六口人,妻子体弱多病,21岁的儿子,在浙江宁波一家汽车配件厂上班。本来还有一年的上学时间,因为没钱读书就辍学了。


 


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却用来寻找光明

 

2008年10月,在河南矿上打工的他,因感冒后感觉自己时常胸闷气短,便去医院做了检查,经医生诊断为疑似尘肺。为了确定病情,他又到湖北的太和医院检查,最终确诊为尘肺病。2012年7月,他被确诊为尘肺病二期。2013年,在乡政府组织的一次体检中,宋进宝被确诊为尘肺三期。

 

2012年2月,陕西工作区志愿者到红军乡探访尘肺农民,宋进宝也是被探访者之一。当时在山下以摩托车拉客赚钱为生的宋进宝,便是他们的“司机”。红军乡南与旬阳县双河镇相邻,西与陕西省镇安县接壤,北与湖北省郧西县交界,属两省三县交汇处,地势情况较为复杂。因交通不便,这里的经济很不发达,尘肺患者得病后无钱医治,只能忍受病痛的折磨。同年7月,宋进宝得到了大爱清尘的救治,到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做肺部灌洗治疗,同年的8月16日,他顺利完成大容量双肺同期肺灌洗手术。

 

2012年2月初次接触到大爱清尘的时候,宋进宝便积极收集各种探访资料,交给当时的探访人员。“我的命都是他们救的,人要学会感恩。”在电话里,宋进宝呵呵笑着说。“以前我在铜川医院治病那会儿,他们都说我黑瘦黑瘦的,现在,我的身体好多了,还长胖了40多斤,这都是我加入大爱清尘后的改变。”

 

2012年6月,宋进宝正式加入大爱清尘,成为一线的志愿者。


 


用感恩的心,做救命的事儿


自从加入大爱清尘,他便常年奔赴在红军乡的救援一线。开始之初,环境很不好,政府不支持,尘肺患者不理解,陕西区每一次探访都很艰难。现在,乡政府不但对于大爱清尘的尘肺农民的救助表示支持,而且逐步加强了矿山、矿区的监督管理。不论如何,宋进宝从来没有间断过探访。一辆摩托车,一件亮绿色的马甲,一份悲天悯人的心,就这样穿行在秦岭山区蜿蜒崎岖的山路上。那抹亮绿,从晨雾贯穿到黑夜,从年初贯穿到年末。

 

陕西工作区主任王惠芳去年曾在一份资料中做过一份统计:从加入大爱清尘开始,宋进宝已经递交了300余份尘肺病人的救助申请表、300余份儿童助学申请表。在他的努力下,已经有23位尘肺病人得到了制氧机的救助;上交了55份救治报告;有2人进行了肺部灌洗;50多名尘肺病人子女获得了大爱清尘的助学基金。

 

有人问他“你自己病的这么严重,为什么还要不辞辛苦的去探访其他的尘肺农民?”他憨憨的笑了。“我应该为尘肺农民做些事儿,当我看到许多挣扎等死的尘肺病人时,我于心不忍,才坚持做下来的。更重要的是大爱清尘教会了我:做人应该懂得感恩。”“如果只有一个饼,我自己吃了能吃饱,但别的人会饿死;但是如果分给大家,虽然大家伙儿都吃不饱,但是我们都能活下来。”

 

刚开始收集资料时,他还没有用上智能手机。现在用的这部智能手机,是大爱清尘陕西工作区第一任主任林琴送的。

 

“我以前的手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拍照啥的都没有。我每次收集的资料,都是让别人帮忙用相机拍下来,然后洗成照片,寄给陕西工作区,请他们转交总部。如果遇到紧要的需要及时传回的资料,我就只能跑到别人家求助,让别人用电脑传回去。后来林琴就给了我一部手机,哈哈,她给的,现在我出去探访啥的,就可以拍照片,然后给他们的QQ发图片,方便多了,也可以更快的帮助到他们。”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宋进宝有微博、微信,但是他从来没有在社交平台上为自己写下一个字。翻看他的微博、朋友圈,你会发现他的微博状态,全都是转发大爱清尘和其他人关于救援、探访的最新动态,对于他人的溢美之词,他视而不见,专心低头做实事。就像网上的一句流行语:“一个活在其他人的微博、朋友圈的人”。

 

2014年8月24日,有人在微博里这样写:“为了让重症尘肺病患者能早点用上制氧机。红军乡的志愿者宋进宝今天凌晨5点多就骑着摩托车从红军乡赶到我们志愿者探访的镇安米粮镇来拉制氧机。正能量的尘肺病志愿者宋进宝好样的。”

 

2015年11月21日,有人这样写他“请记住这个笑容!三期尘肺患者,大爱清尘优秀志愿者,旬阳红军乡宋进宝!今早6点出发前往镇安为尘肺患者维修制氧机,然后骑车赶到铁厂村和我们会合,全程骑行100多公里!山里的温度很低,而这样的骑行对于他来讲是常有的事。看着他的背影,想哭!致敬!孤独而有爱的大爱骑士!”

 

……

 

我把这些微博读给他听后,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喃喃低语说:“我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随后,我问他“宋大哥为什么从来不发一些你去探访的状态呀?或者你自己的病情什么的?”他在电话里回我“我不喜欢怨天怨地,虽然我也是尘肺。很多人过得比我差,但是做的比我好,他们都让我敬佩。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想去帮他们。”

 

我又问:“为啥每次都起这么早?冬天到了,山里该冷的很。”“其实我也不是每次都起的早,要是那些病情严重又很紧急需要探访的,我就要早起。”

 

我让宋进宝讲讲探访途中的事儿,他每次都憨憨的笑着“我啥事儿也没做,其他的志愿者,都比我做得多的,做的好。”再问下去,他就讲了这样一个事儿。

 

2013年3月,他去山上一处人家整理孩子的助学资料,去的时候还是阴天,不料下山回来时,竟下起了雨。红军乡的路况很不好,山路上都是黄泥巴,又陡峭的很,摩托车打滑的厉害。宋进宝就推着车,从半山腰一路推着车,慢慢走了下来。

 

由于家里只有一部手机,宋进宝的爱人在家十分着急,无奈也只能干着急。晚上10点多,宋进宝终于一身泥泞的回来了。一家人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孩子要上学,我得赶紧把资料收集好给总部,读书是很紧要的事儿。”

 

他就是这样,把别人的事儿当成自己的事儿。跟宋进宝一起做探访的爱心人士白凤岐(人们习惯称他为“三哥”)在电话里对宋进宝的付出是这样评价。


 


世人皆醉我独清,世人皆睡我独醒

 

2014年,经陕西工作区的推荐,宋进宝被大爱清尘评为“年度优秀志愿者”。做志愿者这几年,因为制氧机、助学、助困的事儿,宋进宝没少被人误会,红军乡里不少人,甚至是当地的尘肺病患者都以为宋进宝这样做一定的想从中牟利或者是大爱清尘为他发了活动经费,所以他才这样卖力。

 

面对别人的误解,他认为要有一颗被骂被误解的心态去做公益。没有这样的一颗心,大爱清尘的公益就无法做下去。所以就算被人误解,被人骂着还要继续走下去。“就是被尘肺病人骂,我也还会继续为他做,做了,就看你还用什么话来再指责我”。“他就是这样,单纯而纯粹。探访的情况,都是严格按照大爱清尘的规定来,分清轻重缓急,助学和制氧机,都是谁更有需要就给谁。”说到宋进宝被人误会的时候,三哥有些为他忿忿不平。


 


虽然宋进宝一路走来,受委屈、被人误会是常有的事儿,但家里人却对他的所作所为很理解,也很支持。自从宋进宝被诊断为尘肺病以后,虽然大姐也体弱多病,但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大姐都得张罗,还得下地种庄稼,宋进宝对此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对于家人,他心里最多的感情是愧疚。“我觉得对她很亏欠,家里老小都是她照顾,就是希望以后她能少做点家务活儿,多休息一下。”

 

我问他:“大姐会责怪你吗?本来身体就不好,还经常去那么多危险、路况又不好的地方探访。”

 

“她没有怪过我,对我现在做的,她很支持。看到我现在心态这么好,精气神儿又这么好,她很满足。在最苦的时候,是大爱清尘救了我,我们要懂得感恩。有时候去很远的地方,怕她担心,我就不告诉她,自己偷偷去。我儿子也很支持我,他知道大爱清尘,做人要懂得感恩。”宋进宝平静的告诉我,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挂电话的之前,我问他:“拉客一天能挣多少钱?”他憨憨的笑着说:“看情况吧,到镇里办事儿的人,去最远的地方10几块钱,近点的几块。”

 

宋进宝是一个平凡的人,他也只是做了每个志愿者都在做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每一件平凡的小事儿,他都用心做好,且这心充满了感恩之情,简单而纯粹;他做了,就坚持了三年,甚至会更久。

 

他不聪明,只是单纯的保持善良。有一天我们终会明白:善良比聪明更难。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编辑:朱万新

联络我们
010 - 8248 1576    010 - 5114 8412
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北路15号榆苑公寓1号楼603室(100086)